美神夢(下)化身東方美神

作者:美神宮主  來源/微信公眾號:xlx1801 發布日期:2019-10-11


村木和子好久沒插話了,她好像融進了我的故事中,“太羅曼蒂克了,真令人感動。這位譚晶小姐就是藝術之神,她不光給了你靈感,令你的畫藝有了飛躍,更使你這個人····”,她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詞,“您很真實。”她說。“自那以后,南湖之夜的情景不時的在腦中浮現,我思索著畫論中‘以情做畫,情景交融,有感而發’這幾句論語。是啊,一些大師們的作品里,莫不回蕩著洶涌澎湃情感的激浪,這個情當然不是‘CCCCCCC,故作多情’的情,而是油然而生的,不由自主的,欲罷不能,一吐為快的真實感情啊!感人深者,莫先乎情也!畢業以后,到了北京工作。我很幸運,這里曾是齊白石、老舍、徐悲鴻這些文化巨人居住過的地方啊!幾年間榮寶齋、燕京書畫社等幾家畫廊收購收藏了我的畫。又幾年,國外收藏者也不時來訪。薛林興人體素描 和子禮貌的打斷了我的話,她說:“森下壽紀先生(日本美人畫巨匠伊東深水的高徒)看了您的畫對我說‘薛先生的畫極美,形體也很優美’他還說‘東方美神在中國,日本筆下的美神極少有能與之相比的’。平山郁夫先生也給了您極高的評價。說您才華橫溢,將成為東方美人畫巨匠。您是怎麼達到這一高度的?““這不過是前輩們給我的鼓勵而已。中國傳統的仕女畫和日本的浮世繪美人畫,都把重點放在面部的描繪上。其實女人形體的魅力不亞于面部,優美的形體產生的神韻,更令人心動。形是視覺的,只要下功夫都能把握,而韻是感覺的、是心靈的、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。” 和子問:“您有最中意的模特嗎?”“有,她叫袁夢,是藝術學院的學生。一天,一位朋友把她介紹給我,當她知道我是要畫裸體時,連連搖頭,我怎樣做工作都無濟于事,只好讓她走了。兩個星期后,我接到她的電話:‘還畫嗎?’當她在我畫室褪去衣服,我眼前一亮:中高的個頭,修長的腿,富于柔性的窈窕的腰身。總體看來,具有海豚似的舒暢的流線型。她屬于豐不顯肉,瘦不露骨的那種美,相比之下,《泉》太豐滿,《照鏡的維納斯》太成熟,《大宮女》則太呆板了。薛林興人體素描我在激動中設計了幾個動作,請她做。但不太理想。翻開《世界美術全集》模仿幾幅名畫的人物動態,也不對味。我建議先休息一下,并請求她不要披睡衣。袁夢不愧是表演系的,很快,我在她眼里像是不存在了似的。她在我面前很隨意的走動。“別”,我脫口而出,她應聲保持住了姿態。真實無心插柳柳成蔭,這是自然的,隨意的,欲止而行的姿態,腰胯的自然扭動,雙腿一虛一實,從腰至膝這一段,形成一個優美的不等邊三角形。我把背影中的紅、藍襯布拿掉,換了灰布。把窗簾拉開來,關了燈,透過窗紗射進來的天光柔和多了。又將兩塊畫板拼在一起,畫架子撇在一邊,索性把畫靠在墻上。我迅速的起完了稿。薛林興在日本畫展 我讓袁夢過來看,她很興奮:“是我嗎?太美了!” 和子像個學生似的虛心聽我講。她見我停了,便插話說:“老師,不好意思。我現在也在學畫畫呢,每周兩次到美術俱樂部。現在正畫人體,一年多了,畫的還是很吃力,您有什麼訣竅?”我請她拿出了本子,在上面畫了一個寫實手法的人體,又畫了一個經藝術化了的同樣的動態。她見了說:“呀?不可思議,后面這幅美極了。”我說:“人體是最難畫的,照貓畫虎是不行的。不但要了解人體的構造、運動規律,更重要的是要帶有感情地去捕捉和強化美的信息。這樣你的眼睛就會是戀人的眼睛了,情人眼里出西施嘛?”“我好像明白了些,老師,看來畫畫只靠理智是不行的,還需要熱情,需要沖動,您說是吧。”“模特兒好比是歌曲的詞,畫家則是作曲家。曲調是情感的河流。”“您的比喻真好,我記下來。請繼續說說您是怎樣給袁小姐作曲的。”和子風趣的說。“她的腿一虛一實,肩和頭部就像受力一側傾斜,動人的S線貫穿了全身。兩臂一曲一直,形斷意連地又有了一條輔助線,這是“主旋”。腿的外側,從腰至膝,是最長最有力度的線段。在繼續向下至腳腕、腳趾;由上至肩、頭乃至耳。這些線段由長至短,由直到曲就算副旋吧。所有的線條或剛或柔、或虛或實、或直或曲的鳴奏著。時而低緩沉郁,時而飄逸悠揚,時而曲折委婉,時而跌宕起伏。筆觸讓其有些地方古拙、蒼茫,有些地方精巧、微妙,憑借光和影使有些地方沉、暗、含蓄,相反有的部位則輕、亮、清晰。
薛林興簡筆畫
“不用說,這是一首很優美的抒情曲了。”日本人不失時機的贊美人的特點在和子身上完美的表現出來,讓人聽了很舒服。“女人體還不止形體美,動態美,還有更重要的是女性的性感美;如乳房柔和、圓潤之中含有青春的顫動;周圍呈不同坡度微妙的與胸廓吻合在一起;光影的變幻象輕盈的秀手在撫摸著感受神經,一雙半球之間的乳溝回旋著蕩人心魄的柔情蜜意。” 我忽然感到了和子有些害羞,我才想起她還是位姑娘,便改了個話題。“不久以后,一幅長三丈,高八尺的巨幅國畫以袁夢的形體、譚晶的面容、菱花的性情為原始創作的《山神圖》懸掛在中國歷史博物館主廳中,成為《首屆中國百家書畫大展》的壓軸之作。畫面上,一直斑斕猛虎伴隨著一位手持靈芝,腰纏野草山花,長發拂地,體態與水月爭靈,容貌與云霞媲美的少女在空里流霜、月照松林的仙境里姍姍來遲。薛林興“畫面上,有黃均、王遐舉等十幾位書畫名家的題詞,前來參觀的高級國家領導人觀后與我在畫前合影。看到那麼多觀眾喜愛這幅作品,排著隊在畫前攝影留念,我陶醉在幸福的成就之中。”這時的和子似在沉思,又象在聽音樂。一瓶“魔女的酒”融進了我和和子的血液里,我倆都有點酩酊小醉了。她看著我,我看著她,都默默的。日本女子的肌膚潔白晶瑩,雙臂像打磨過的象牙,漆黑的長發痛快地披散下來,稍有點亂,似醉非醉的雙眸蘊藏著柔情的詩。“你不想去賞花嗎?上野的櫻花很有名的。”她的邀請出乎我的意外。我知道櫻花是很美的,每年這個時候,整個日本都變成花的海洋。“可是我答應到巖田館長家做客的。回國之前恐怕難有時間了。”薛林興作品 《風》 “殘念(遺憾),她說:“那麼來年吧,到時我穿上成人節時穿的和服陪你去。”不知怎麼,和子的邀我賞花,使我想起曾畫過的《黛玉賞花》來:“花謝花飛飛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。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。”胞妹林鳳為之動容,寫了一篇感嘆人生的文章,《天盡頭,香丘何處》。花雖好看,卻不常開。歲月無情啊。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。往常在國內,酒意正濃時,我總要來他一段《借東風》曹孟德的橫朔賦詩,使我想起曹子建的清詞麗句來:“轉沔流精,光潤玉顏。含辭未吐,氣若幽蘭。華容婀娜,令我忘餐。”曹子建作了古,他的《洛神賦》成為千古絕唱。白居易早已逝去,他的《長恨歌》卻使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宮粉黛無顏色”的楊貴妃至今還風韻猶存;古希臘那位雕刻家不在了,他把美神維納斯留給了人間。薛林興作品 《水殿風來》人生苦短,藝術永恒,藝術作品不就是藝術家的化身嗎?和子迷惑的看著我,她不知我的思緒已飛出了十萬八千里。此時,餐館內客人寥寥 無幾了,優美的旋律依然回響著。我搶先結了帳,給和子叫了出租。“奧呀斯米那薩衣。”互祝做個好夢。車剛啟動,又停了,和子下車送我一盤唱碟,說是有她作詞的歌曲。我看了歌名,《我是個女人》。薛林興人體素描
月亮偏西了,異國的月亮也是圓的。寓所附近,微型公園,幾株櫻花開的正好,寒月將暖粉染成了冷紫,恍惚間,櫻花樹前站著一位身著白色和服的女子,亭亭玉立,面含溫馨,帶有一絲兒的感傷。我揉了揉眼,定睛看時,她又不見了。 這就果然有些魔力。 花香和酒意將我催入夢境,夢中和子到空港為我送行,我對我說:“老師,您為什麼一定要回國呢?”我告訴她:“中國的月亮更大更圓,里面還有個美神叫嫦娥呢。”薛林興作品《一夕輕雷》 和子聽了,點點頭,又輕輕搖了搖頭。她遞給我一本雜志,我翻開一看,有一篇很長的文章《東方美神—薛林興的夢》。里面還有幅精美的畫頁——在月光下,櫻花樹前聘聘婷婷地立著一位身著白色和服的女子,面含溫馨,有一絲兒的感傷,更有幾絲兒依依。這女子就是和子。這幅畫充滿著東山魁夷的詩意,又有伊東深水的雅致,畫上有我的落款和印章,印文是“天上人間夢里”。可我怎麼也想不起何時畫的。薛林興作品《水殿風來暗香滿》
回國后,到青島為母親過生日。晚上,我來到海邊,飲著海風,聽著濤聲,目睹了海上生明月的美景,思緒起伏····小木匠、大學生、畫家,多次出國辦畫展,有了眾多的畫迷和追隨者。從“薛貴妃”到“東方美神”。我忽而有了一個奇想:我要畫一幅很大很大的畫,畫上有黃、黑、白三種膚色的美神,她們似舞似翔,還有好多和平鴿—有中國籃、歐洲戴盔、美國高翔、德國荷表、非洲飾頸,這幅作品就叫做《和平天使》吧。我要帶著這幅畫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,同時邀請各國首腦及知名人士在畫上簽字,然后,將這幅畫贈送給聯合國,奉獻給全人類。薛林興書法作品 這時,耳邊有個神靈似乎在對我說:“優美的形象能使人賞心悅目,而高尚情操的注入才是作品的靈魂和生命,只有這樣的作品才能百世流芳。關注微信公眾號方法:掃描上圖二維碼加關注查找公眾號:“美神宮主薛林興”

關注美神宮主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內容

报喜和值谜